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今天是 2019年11月18日 星期一
首 页 医院概况 新闻中心 科室介绍 专家团队 就医指南 在线咨询 招贤纳士 医院环境 资源共享
新闻中心
医院新闻
业界动态
健康知识
医护园地
通知公告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媒体人猝死 地铁急救被指不专业
编辑:网站管理员    来源:湛江市四二二医院    时间:2016-7-7 15:39:51    点击 1617 次数
地铁工作人员一边疏散乘客让出空间,一边拨打急救电话。 视频截图地铁工作人员一边疏散乘客让出空间,一边拨打急救电话。 视频截图
一位女士志愿对倒地的金波进行人工呼吸。一位女士志愿对倒地的金波进行人工呼吸。
一位外籍女士志愿对倒地的金波进行心肺复苏。一位外籍女士志愿对倒地的金波进行心肺复苏。

  北京红会表示年内将建50个急救服务站,目前地铁无一站点配置激活心脏装置

  新京报讯 6月29日19时30分许,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在下班回家途中,于北京地铁6号线呼家楼站突然晕倒,现场多名群众志愿对其进行了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地铁工作人员也呼叫了急救车,但34岁的金波最终未能生还。

   现场

  三位女士参与紧急救治

  第一个拍摄救治现场的目击者徐女士介绍,19时30分许,金波晕倒在呼家楼站开往潞城方向站台,逐渐失去意识,随后,两名女乘客上前对其进行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期间不少乘客向两名救人者递上纸巾。后来,一名自称是急救医生的外国女子参与到救治中,按压其胸部。

  徐女士先后拍摄了4段视频,视频中,地铁工作人员一边疏散乘客让出空间,一边拨打急救电话。“后来用他手机通知了家属,家属好像是说他患有糖尿病。”徐女士称,20时许,999急救人员赶到现场将其接走,参与救治的三位女士配合警方做笔录。

  整个救治过程持续约半个小时,仅有几名女士按压救治,地铁人员未提供自动体外除颤器(AED)等急救设备。

  送医

  死因属于突发性心脏病猝死

  19时50分许,金波好友吴学文作为第一个亲友赶到现场。吴学文赶到地铁站时,金波的状态已经不佳,“躺在地上不动,身边有一堆带血的棉球,很多乘客围 着。”核实完吴的身份后,20时许,金波被送往距离地铁站约一公里外的朝阳医院抢救。朝阳医院急诊科医生介绍,送到医院时,金波已没有生命体征,属于突发 性心脏病猝死。

  网友

  指地铁工作人员缺乏必要处置

  现场视频在网上发布后,有网友发帖称在事发地铁站现场的急救行为不专业,地铁工作人员也缺乏必要的处置,还指出地铁缺少基本的应对心脏骤停的体外心脏除颤器(AED)。

  网友“急诊夜鹰”发帖提出质疑:视频时长2分30秒,胸外按压仅仅占据23秒,按压了55次;更多时间花费在人工呼吸上;施救者嘴巴也沾染一些污物;现场虽有多个地铁工作人员,但没有直接参与施救,仅仅是沟通、呼救;事发的呼家楼地铁站没有自动体外除颤器(AED)。

  ■ 焦点

  地铁站均未配置“救命法宝”AED

  在机场航站楼受冷落,专家建议出台社会急救相关法规

  自动体外除颤器(AED)是一种什么装置?北京市红会应急救护工作指导中心书记李金华介绍,自动体外除颤仪(AED)设备打开后可以贴在病人的胸腹部,用电击激活心脏,做心肺复苏抢救。

  据悉,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爱必递基金”2014年7月曾在北京启动,该基金首批获捐50台自动体外心脏除颤器,用于公共场所实际安装。

  3个航站楼“救命法宝”被冷落

  而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地铁工作人员介绍,北京所有地铁站里都没有配备自动体外除颤器。同时,记者采访发现,北京大型公共交通场站,只有首都机场配备了心脏除颤器,但十年多来,使用率非常低,几乎处于闲置状态。

  从2006年开始,首都机场在全国机场率先安装自动心脏除颤器,当时在T2航站楼安装了11台。随着T3的建成,心脏除颤器成为首都机场旅客服务的标 配。目前,首都机场3个航站楼的重点区域里放置的自动体外除颤器总数已达76个。但这个“救命法宝”不仅没有被大家认知,而且在航站楼里一直呆在被人忽视 的角落。

  机场的相关负责人坦承,心脏除颤器之所以使用率低,主要是因为责任太大,“确实是因为怕担责才不敢用它来抢救心脏性猝死患者,还是叫救护车更妥当。”机场一位工作人员说。

  北京今年建50个服务站配AED

  据北京市红会应急救护工作指导中心书记李金华介绍,北京今年将建成50个服务站。服务站将可提供紧急情况的心肺复苏,运动伤害的止血、包扎等紧急救援服务。未来,这些急救站都将配备血压仪和自动体外除颤仪设备。

  今年新建的这50个急救站也包括地铁线路人流密集的大换乘站、枢纽站。不过,李金华介绍,目前这50个站还在审批阶段,审批完成后才能发予急救物资,进行培训。

  自动除颤器在我国还不普及

  据介绍,心脏骤停需要在4分钟内进行抢救,如果等待医生或救援人员赶来,往往为时已晚。若此时周围的人懂得急救知识,现场或附近又有自动体外除颤器,才可能为生命赢得一线生机。而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公共除颤项目早已普及,很多普通人都参加过基本培训并持有急救证书。

  医学教授李玉英表示,自动除颤器已十分智能,在日本的交通枢纽以及人员密集地方很容易找到这个心脏疾症救命工具。但在我国还不普及,除有关部门没有意识 到其重要性,更重要的是急救过程中的权责无法可依,很多配备了除颤器的地方,也有专人会操作,但遇到问题也会尽量回避使用。“救过来还好,救不过来责任就 不好说了。”她建议,我国应及早出台社会急救的相关法规,同时各行各业都要重视急救知识的培训,尽量把急救知识带入中小学课堂。

  追问1 现场施救是否有不当之处?

  网友“急诊夜鹰”在新浪微博上认证身份为“急诊医生,美国心脏协会急救培训导师”的微博签约自媒体人。他认为,人工呼吸涉及感染风险的接触、技术实施难度大,与其花费太多时间在人工呼吸上,不如实施单纯胸外按压。

  “金波倒地,确实有人第一时间开始了心肺复苏,但是没有坚持以胸外按压为主的心肺复苏。对于突发心脏骤停,按压是最重要的。”急诊夜鹰在网帖中说,按压 位置在胸部正中、乳头连线中点,每分钟100-120次,深度5-6厘米,让胸廓充分回弹。而视频中外国女子按压频率很好,深度不够。

  他也认为,识别心脏骤停后第一时间拨打120急救是应该的。同时,他认为,突发心脏骤停,最有效的急救方式是除颤,每延迟除颤1分钟,成功率下降7%至10%。他指出,在北京地铁呼家楼站,没有可以供公众使用的自动体外除颤器。

  北大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胡大一也认同急诊夜鹰的看法,他表示公众参与公共场所的心肺复苏应充分强调有效心脏按压。“频率要够快,不少于每分钟100次。强度要够,按压4到6厘米,不宜因人工呼吸耽误时间。”

  胡大一介绍,体外自动复律除颤器是最快最有效救治工具,首都仅机场有,也是刚刚才允许经培训的非专业人员使用,远未普及。而高铁火车站、地铁都无配置。

  追问2 地铁员工是否有急救培训?

  北京120急救中心副主任刘红梅介绍,急救中心专门设置了北京急救培训中心,除了针对医护人员的技能提升、对新入职医生进行基础培训,以及对老百姓进行日常的急救知识普及外,培训中心还对企业开展急救培训,这里面就包括对地铁公司的培训。

  “地铁公司每年都定期到我们培训中心,让我们给他们做急救知识的培训。”刘红梅说,在地铁4号线开通前后,相关人员参加了全员的急救知识培训,当时她也参与了授课。

  北京市红会应急救护工作指导中心书记李金华也表示,在建设救援服务站的同时,中心也会给建站单位进行急救员培训。“目前我们已经给北京地铁公司一分公司培训了60多名急救员。”李金华说。

  北京地铁一工作人员也称,地铁公司会不定期对员工进行急救培训,与红十字协会共同组织学习考核,每个站每个班次都有持急救培训合格证的工作人员。

  不过,刘红梅也表示,接受过培训只是初步掌握了急救知识和技能,并不等于专业的急救人员。

   追问3 公共场所急救能力如何?

  [地铁]据地铁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地铁站内,各重点部位都有工作人员值守并由工作人员定时对站内各区域进行巡视,可及时发现有异常情况的乘客。

  遇到此种情况,首先要查看并询问乘客的状况,看是否意识清醒、是否有家人朋友陪同,若意识清醒,应询问乘客有无病史,是否随身携带药,针对乘客的情况采 取初期救治。他称,车站的工作人员具有急救证件,掌握简单基本的急救知识;站内综控室等部位配有急救箱,内含有外敷的各种急救物资,对于外伤等情况的乘客 可进行初期救治。

  若乘客意识不清醒,车站工作人员及驻站民警会第一时间拨打120或999电话并与乘客的亲属取得联系,在拨打电话时会向医护人员说明乘客的初期症状,随时做好接续救治工作。

  [公交]公交集团有关人员称,集团各分公司有专门的急救知识培训,在员工培训时有一个“十八个怎么办”的内部操作规范,其中一个章节就是遇到乘客突发疾病怎么办。

  对于突然因心脑血管疾病或其他危重病情,司乘人员首先在保证全车人安全的前提下,就近停车。及时呼叫调度中心派车接应,同时与999急救中心联系。司售人员会组织其他乘客避免围观,及早撤离车辆,到接应车上,同时依据现场情况加以简单急救。

  “我们的司售人员基本的心肺复苏按压是会的。”该人士告诉记者,但突发的疾病以及乘客身体情况不同,所以还需要等待专业急救人员到现场。

  [公园]记者从北京市多家公园了解到,针对突发疾病等情况,公园大多有急救预案,如快速地发现突发情况,并调动资源尽快使得专业医务人员赶至现场处理。但多家公园表示,涉及急救等专业行为一般由专业医生完成。

  此前,曾有老人与亲属一行三人在颐和园散步,却突然晕倒。颐和园相关负责人介绍,工作人员经家属允许,协助其让老人侧躺,并拿出垫子及毛毯进行保温。同 时,迅速联系急救人员。该负责人介绍,工作人员迅速调动园内资源,为医护人员开通绿色通道,赶到晕倒老人身边。“大概十几分钟,急救人员就赶到了”。该负 责人说,如游客突然昏厥,主要从两个方面处理,一为及时发现突然情况,二为协助专业医护人员尽快赶到。

  “肥刀”金波 从此天涯

  电饭锅的电还没有关,最后一道菜还没做好。

  6月29日18时许,金波下班。18时47分,他到达芍药居地铁站时,与妻子邓艳通了电话。

  “他让我做菜,说半个小时就到家。”邓艳估摸着时间,做好一道带鱼,又做了一道丝瓜肉末汤。炒到第三个菜时,接到了丈夫在地铁站晕倒的消息。

  目击者介绍,当天19时30分许,金波晕倒在呼家楼站开往潞城方向的站台,随后失去意识。两名女乘客上前对其进行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随后,一名自称是急救医生的外国女子参与救治,按压其胸部。

  20分钟后,金波好友吴学文作为第一个亲友赶到现场,当时金波的状态已经不佳,“躺在地上不动,身边有一堆带血的棉球,很多乘客围着。”

  随后,20时许,金波被送往距离地铁站约一公里外的朝阳医院抢救。朝阳医院急诊科医生介绍,送到医院时,金波已没有生命体征,属于突发性心脏病猝死。

  他是天涯社区副主编,年仅34岁。

  伊文

  伊文,是金波更为网友熟知的名字。

  有天涯网友发帖称,2006年1月,天涯年会,每个去的网友都想认识的一个人,是伊文。“那时他刚到天涯广州做编辑,做的是社会板块,面对的是蒙冤无助 的弱小和专横跋扈的不公,有爱有义。也许这不重要,但重要的是一下就坚持了十年,不仅仅是为了工作”。他的好友吴雄杰说,刚开始工作时,金波的社交不多, 他的圈子就是天涯的圈子,生活就是天涯的生活。每天不在办公室加班,就在宿舍谈天涯,忧国忧民,高谈阔论。

  十年来,从华南虎到邓玉娇事件,再到魏则西和雷洋事件,金波都不曾“失声”。

  2011年,网友风之末端与金波初次见面,聊得十分投缘。“金波是那种嫉恶如仇的人,对很多丑恶的社会现象甚至都有点像愤青了。”风之末端说,但因从事 网络,金波对各种观点都十分包容,能和任何观点的人交朋友,颇有古人之风。对于工作本身也是兢兢业业,无论现实中还是网络上。

  就在他去世的当天,一大早,金波就在群里要求贴前一天的数据,整理当天的爆料帖。下班前,还聊了新的工作安排。“没想到再次看到他的消息,却是病逝。”

   肥刀

  肥刀,是金波的微信昵称。大明说,从这个别号,可见金波的幽默性格。

  大明回忆与金波的第一次见面,“我去天涯北京分公司面试,那天下着大雨,我被领进一间会议室等候。没过多久,就见一个穿着深色牛仔裤、黑色T恤、光着脑袋的人走进来。他右手摸一下后脑勺,左手握着一个手机,咧嘴一笑,对我说:大明是吧,我是金波,今天我给你面试。”

  同事们经常亲昵地称他刀刀或者刀哥。另一名同事回忆,在一次借耳机时,刀刀到他旁边拍了一下他后背,“欣然拿走了耳机”。然后一来二去就混熟了,一口一个刀刀,像哥们一样。

  好友吴雄杰说,金波性格随和随性,朋友众多。他回忆,金波与他通电话时,打听一个离职同事的信息。“很关心那个同事的发展,尽管那个同事可能跟他交集也不是太多。”吴雄杰说,这就像他的为人,表面上看起来是刚毅木讷,内心却很柔软。

  金波也是家中脾气最好的人,邓艳说,结婚以来,不管遇到多大的矛盾,丈夫一向性格平和,两人也吵不起架来。她最喜欢听学哲学丈夫给自己讲道理,“再复杂的事情,他都能解释得清清楚楚,我经常笑他嘴贫。”

  才子

  才子金波不抽烟,不酗酒,不爱打牌,也不舍得花钱买衣服,却经常熬夜。

  据媒体报导,金波“工作比较拼,近几年长期加班熬夜”。

  邓艳说,丈夫最不舍的是从事了十几年的新闻事业,“他是个有理想的人,对素不相识的网友也会倾尽全力。”

  因邓艳在杭州从事公益事业,两人每个月趁着节假日在北京和杭州两地见面,或约在另一方出差的城市。原本,家人商量好,交接完北京的工作,金波申请将工作地点调到上海。

  如今,手续还没办好,这个工作却要放下了。

  工作之余,金波的时间都用来陪伴4岁的双胞胎女儿。朋友说,自从有了可爱的女儿,金波整个人神采奕奕,也会经常和大家分享女儿的视频。

  夫妻俩约好,6月30日邓艳去开会,两个双胞胎女儿跟着爸爸去办公室。“我跟她们说,去爸爸办公室要表现好,如果听话就奖励她们一只兔子和一只小狗,她们问我如果爸爸表现好呢,我说也给爸爸奖励啊。”

  然而,意外突然而至。

  6月29日21时许,得知金波去世的消息后,数十名好友和媒体人自发前往朝阳医院急诊科为其送行。

  “你们做这行的,多注意身体。”邓艳反复对前来看望金波的媒体朋友说着这句话。

  ■ 紧急施救大法

  一个人心脏停止跳动后,大脑死亡,发生不可逆的死亡时间为4至6分钟左右。院外心脏骤停者,要想最大程度生存下来,有赖于以下生存链的高效实施。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中国人民解放军南部战区海军第一医院            您是第 位访问者   粤ICP备12065360号

医院总机:(0759)3565422转各科室  急诊电话:(0759)3232120  健康咨询热线:(0759)3566666

医务处值班电话:(0759)3565422转565012         院长信箱:seeyyyz@126.com      技术支持:汇创科技

地址:湛江市海滨三路40号    邮编:524005   乘车路线:湛江市内乘2、20、22、31、42路公共汽车到422医院站下车